愛撫小說網免費提供赤虎的小說商業三國未刪節最新章節
愛撫小說網
愛撫小說網 穿越小說 都市小說 科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歷史小說 鄉村小說 靈異小說 短篇文學 總裁小說 玄幻小說 言情小說
小說排行榜 校園小說 架空小說 網游小說 重生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同人小說 耽美小說 綜合其它 經典名著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好看的小說 繡衣云鬢 嬌艷人生 沉魚落雁 狂風暴雨 茹母含新 風流記事 艷福不淺 歲月人生 極品流氓 朝夕承歡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愛撫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商業三國  作者:赤虎 書號:35467  時間:2017/7/23  字數:8983 
上一章   第三章 綁架鄭渾    下一章 ( → )
第二章我的游學

  第三節綁架鄭渾

  到了濟南,我在城外扎下了營寨。其實說是扎營,不過是租用大批民房,開辟一塊空地,讓我們的孩子們在上面練習和比賽刺技術。

  濟南地臨曲,那時濟南是個小國,分封了王,正如劉備的先祖中山靖王一樣,所以濟南太守不敢稱太守,而稱國相。現在的的濟南相是孔義,這個孔義不知與著名的孔融有什么關系。

  我遞上拜帖等候接見,但門吏告訴我,相國今無空,明無空,后也無空,相國正在見一個要人。

  怏怏不快的我回到住所,出門采購的周毅他們漸漸都回來了,看到我不快的樣子,就知道我的拜訪的結局。這時代就是這樣,像我這樣沒身份的人,是不會得到官員得好臉。無奈。

  為了讓我快活起來,他們拉我去看孩子們的比賽,場上孩子們高興的笑臉,婦女們興奮的尖叫聲,并沒有使我高興起來。坐在場上,我像是一個局外人一樣旁觀著,那一刻,我感覺到雖然身處比賽場上,卻仿佛離他們很遙遠很遙遠,甚至他們的歡笑聲,都仿佛是另一個世界傳來的。

  是啊,這是另一個世界,一個距離我們1820年的世界。我該怎么融入這世界?

  閑極無聊,我想上街看看,于是拿上一些錢叫上管亥陳永,前往濟南的鐵匠坊看看有什么好采購的。

  濟南的鐵匠坊在濟南城的南區,從街上的人看,濟南那時的治鐵業已很發達,街上雖然沒有我們那時的摩肩接踵,但也是人來人往,街兩邊大小店鋪一個接一個,個個都似乎剛經歷過一次大掃除,店中的小伙計還不停的擦拭柜臺和門面。門面上方都懸掛著擦的锃亮的鐵招牌,有的招牌下方還掛著兩三個戟頭,有的則什么都不掛。店里的工匠們也心不在焉,敲幾下錘子就停下來東張西望。

  轉了幾個店鋪,我明白了,原來招牌下懸掛的戟頭是店中工匠技藝水平的標志,掛的戟頭越多,似乎店中的兵器越好,這就好像是我們的星級標準一樣。在我們逛過的店鋪中,最多的掛六只戟頭,代表他曾制出六把名器。不過,在我看來,即使我逛過的最好店鋪,煉鐵水品也不高,制出的鐵器甚至不如我家的菜刀鋒利。我真后悔上在神農架時,沒有把我們家的菜刀帶上。

  看他們這樣的冶煉水平,想到此地就是我們那時代在全國排名前三位的鐵礦石產地、排名前五位的魯中鋼鐵產地,我不有點悲哀。望著遙遠的西方,我在想:現在的羅馬帝國在干什么?

  想到羅馬,我就想起羅馬的太陽歷法(也就是現在的公歷),這也我忽然間想起一個人來…高堂隆。高堂隆字升平,是泰山平人,魯國高堂生后人。年少時做泰山太守薛悌的學生,被薛悌任命為督郵。

  督郵這個小官不屬于朝廷任命,都是由太守直接聘任,主要負責下屬縣級官員的考察。因為下級官員都是朝廷任命,所以理論上他比下級官員小,但由于它屬上司直接任命,所以經常在下級官員中作威作福,劉備就曾在安喜尉任上遇到過一個索賄的督郵,并因鞭打他而丟官。

  但太守頭上又有州郡守管轄,州郡守任命的同類官員叫督軍。有一次郡督軍與薛悌爭論,叫薛悌的名字而呵之。高堂隆按劍而起大罵督軍說:“你敢當我的面罵我老師,我砍了你”督軍大驚失,薛悌急忙起來制止他,隨后安排他躲避在濟南。

  這個高堂隆是一個漢代著名的天文學家,曹多次改革,都由高堂隆借天象變更之名進行。天象變更,在漢代這個迷信的時代里,這是一個最好的改革工具,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太陽歷法要比太歷法(月亮歷,也就是我們現在的歷)好用得多。太陽歷法是以地球繞太陽一周365天來計算一年,二十四節氣都固定在每月幾個相同的日子里,便于計算,便于使用。

  若是能把他抓在手心,對于推動改革,推動太陽歷的使用都大有好處。他現在正在濟南,我得去拜訪他。當然現在做過一任督郵的他也許不會看上平民劉備,但我想等到黃巾起,我趁勢崛起的時候,那時我們相識的經歷總會多少起點作用。

  我正在心不在焉的在一個店鋪挑選兵器時,突然整條街的人突然都向一個方向跑了起來,一句低語從街頭向街尾傳送:“他來了”聽到這個話的工匠連爐火都未熄就跑出門外,有的工匠甚至手里的錘子都不及放下。在我逛的店中,鐵匠師傅也準備向外跑,不過店中有我這個客人,店門口又有管亥這個大漢堵著,他只有拿著錘子,焦急的哆嗦。

  “誰來了?”我問。

  “客官休怪,匠師鄭渾近來濟南采購鋼胚,說是要為議郎曹大人煉制一把寶劍。經國相大人再三央求,鄭匠師答應今在“大三坊”當面演藝,我等工匠今相約觀看,望客官原諒小人不告而去。”

  哦,鄭渾來了,怪不得國相要陪一個要人而無空見我,想來不是故意輕慢。我頓時心情一松:“走,同去同去。”我拉上鐵匠就走。

  走出門外,我突然想到,周毅再三要求我拉攏鄭渾,想必也渴求一見。于是轉身吩咐陳永:“速去請來周毅先生到大三坊找我,快去開回”

  我又吩咐:“將于送我的戟也一并取來”

  也許,這枝鄭渾親制的戟能讓我們拉近點關系。

  到了大三坊,只見人頭涌涌,我示意管亥當先開路,管亥勇則勇矣,可這幫打鐵的各個身體也不差,而且很多人手中還拿著錘子。歷經了千辛萬苦,我們總算擠進圈內。這當中我一直拉著那鐵匠,這可是我們的擋箭牌啊。

  圈子最內層人少了很多,中間留出好大一塊空地,寥寥幾個鐵匠簇擁著一個廋廋的年輕人,圍著一個火爐團團而立。似乎這些鐵匠似乎都身份比較高,其中我們逛過的招牌上懸最多戟頭的店鋪老板也在其中。

  見到我們進入圈內,一個身份似乎高點的鐵匠很不滿意的看了我們一眼,然后拿下巴沖我們點了一下,與我們同行的鐵匠立刻有點畏縮,因為他的店鋪招牌上掛了一個戟頭,而在圈子最前方站著的匠人,招牌上中至少也是三個戟頭。

  我踩住他的腳,使他不能退后。圈中那鐵匠再次用下巴點了點,一個學徒模樣的人走過來對我們說:“退下去”

  我目光一閃,我握緊了刀,對他低喝道:“滾開”

  管亥隨即也上來,沖著他瞪大了牛眼,握緊了拳頭。望著我的目光,那伙計心里一寒,回頭望向那群圈內的工匠。這時,圈中那個我們曾逛過的店鋪老板搖一搖頭,他退下了。

  此時我才有機會打量圈內的中心人物,只見他清廋的臉上掛了孤傲,一付十三不靠、二五八萬的神情。這就是鄭渾嗎?我問自己。我目光向后延伸,鄭渾身后一把椅子上坐了一個身穿官服的人,在一群站著的人中顯得格外突出,估計這人就是濟南相孔義。

  此時,不斷的有人上前來遞上一塊鋼胚,鄭渾搖了搖頭,那人立即退下,另一人立即向前又遞上另一塊鋼胚。如是者多次,鄭渾的眼睛終于亮了起來,他沖一塊鋼胚點了點頭,那人立即走向前幾步,把鋼胚遞到鄭渾面前。

  只見鄭渾優雅的伸出手來,在那個鋼胚上用指一彈,鋼胚發出清越的聲音。我立刻震驚了。雖說這鋼胚不厚但要在它上彈出聲響也需要很大的指力,鄭渾的這一下,說明他也有著雄厚的武學功底。

  放下手來,鄭渾滿意的點點頭,一揚手,鋼胚投入了爐中,圈中鐵匠們立即走上前來,拉風箱的拉風箱,添木炭的添木炭,一個鐵砧也被推過來了,手持鐵錘的家伙也立即把自己的錘子遞上,一時間地上擺了一堆錘子。

  爐火的火直竄上去,鐵塊越來越紅。

  “緩”鄭渾喊道,拉風箱的立即放緩了速度。

  過了一會,鄭渾又喊:“急”拉風箱的立即加快了速度,就這樣反復。

  這時,我感到肩膀上被人一拍,回頭一看,是周毅來了。

  他低聲說:“我說怎么當眾表演打制兵器,原來是演示如何控制火候,好的兵器可是需要幾個月的功夫才能打制好”

  “幾個月,是幾年哦。”旁邊的鐵匠師傅低聲說。

  “低聲”周圍傳來不的聲音。

  我接過陳永遞來的戟,戟頭包著,我戟站在人群最前,看著鐵匠們把鐵胚從爐火中拿出,并在鄭渾的指點下擊打著鐵塊,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一把劍的樣子漸漸成形,淬火,燒制,錘打,如此反復。

  我和周毅都失去了興致。在我們那個年代里,鋼條都是現成的,只需設計出樣子,最難的地方反而使用砂輪打磨成型。這種反復錘打產生的只能是熱軋鋼,而最好的鋼應該是冷軋的。我和周毅互視一下,搖了搖頭。我不打了個哈欠,周圍拋來一片白眼球。抬頭一看,鄭渾也注視著我,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到了最后,鄭渾動手了,他親持大錘不停的敲打,直接打出劍的鋒刃來。一把劍就這樣成型了。

  “好”鄭渾大喝一聲扔下了錘子,劍隨即被拿去打磨。

  “不相干的人退下”鄭渾喝道,我周圍的人立即加大了力氣向我用力擁擠,如果不是我手持長兵刃,估計他們早就沖我喊了起來。

  我反手揪下了戟頭的蒙布,啊,周圍一切安靜了。

  “慢”鄭渾沖把劍拿去打磨的人喊,他上下打量著那斷戟頭,說“拿去,給那士子一瞧。”

  我與周毅裝模作樣的看著這劍,劍把還沒安裝,鐵塊還有一點發燙。劍還沒磨出鋒刃,鄭渾讓我們看什么?我學著鄭渾的樣子敲擊著劍,一邊沉思著,我拿戟頭磕了磕這劍,戟頭上出現了小的磕痕,反觀劍脊,沒有一點痕跡。

  “好鐵”我嚷道。

  “只是鐵好?”鄭渾問。

  我隨手出小腿上綁的德國叢林刀,錳鋼制成的刀身,黑黝黝似乎毫無出奇之處,但刀身暢的線條和尖銳的鋒尖,還是讓鄭渾的眼睛亮了起來。

  “鐺”的一聲,匕首和劍相撞,匕首完好無損,劍身磕出了一個口子,周圍立刻發出一片驚訝聲。

  “原來鐵也不好”我說。

  鄭渾大步邁到我的身旁,伸手向我的匕首抓去。管亥見此立即沉發力,一拳打出,拳到人退。

  看來鄭渾并不會武藝,那彈指的手勁,應該是積月累能生巧的結果,就如那“新龍門客棧”的蠻子。我趕緊制止了管亥,走向前去扶住了面色蒼白的鄭渾,這一拳正打在鄭渾的肩上,鄭渾手臂軟軟的垂下。

  周圍的工匠立刻發出了一片憤怒的吼聲,我立刻上前順手按住鄭渾的臂膀,從上到下一捋他的臂骨,骨頭完好,肌雖然發達,但不是練過武功軟中帶硬的肌。我順勢活動著他的肩膀。

  這時,那個坐著的官員站起身來,沖我大聲喊:“何人在此喧嘩?”

  我恭恭敬敬的走上前去,行一禮說:“中山靖王之后,九江太守盧植門下,涿縣野人劉備游學至此,拜見相國。”

  “哦,中山靖王之后,你老師盧植可好?”孔相國溫和的說。

  來之前剛好打聽到盧植的消息。我立即回答:“山越新反,家師已拜廬江太守,前往平叛”

  “唔,明你可來府中一敘。”孔相國邀請我道。

  “備明必登門拜訪”我回答。

  “帶上你方才手持之物”鄭渾急忙說。

  “定當如此”我又轉身對鄭渾說。

  夜里,我們相互討論著去孔相國府中的事宜。這時代文人只要20歲都有一個字,就像劉備字玄德一樣,所以我們沒有字的人,首先必須給自己起個字,才能與文士打交道。經過討論,周毅取字為伯通(周伯通)、尹東起字為志平(尹志平)、高山起字為遠亭。

  至于招攬鄭渾的事宜,看起來難度太大,這個鄭渾往來皆官府人士,還要給曹制劍,難怪歷史上他會留下名字。想到這,我發出感嘆:“這是個什么時代啊,沒有身份沒有錢,我可真正體會到劉備的艱辛了,怪不得劉備一個大好男人老是愛哭哭啼啼,一想到我的處境,我也想哭。我***感覺到我就像那時代的推銷員一樣,住在高門大宅的人,就差在門口貼上:劉備與狗不得入內了。”

  周毅作出一臉深沉的模樣,悠悠的說:“當我的學生解題遇到困難時,我老是要提醒他們,如果你們思路走入死胡同,那就是你們對自己的限制過多,試著拋開這些限制,或者逆向思維一下。”

  看著一臉疑惑的我們,他接著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不過在學校時,每次我說出這番話,學生們總是作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這次看你們發愁,我就祭起著周氏寶典,你們還不趕快作出了然的表情,讓我有點成就感。”

  “去死”這是我們一直的結論。

  不過轉念一想,好像還有點道理。我們一直想招攬人才,但這時代不給我們招攬人才的機會,難道我們就這樣白等。

  天之道,伐不足而補有余,也就是說越是弱者(不足之人)人越被人欺凌,越是強者(有余之人)他越有充足的機會,變得更加強大,這就是強者恒強的道理。這世界,從來就是強大的人剝奪弱者所有的一切,甚至拿走他最后一稻草。我們若是坐等天上掉下一個餡餅,這餡餅還是熱的,掉下來還沒砸死我們,還正好掉入我們懷里,我們拿起來就能吃,會有這么幸福的事嗎?

  沒有條件,我們不能創造條件嗎,創造不了條件,我們不能創造規矩嗎?這世界本來就是個世,我們如果一切按規矩來,那只有像真實的劉備一樣,每哀號,四處

  想到這,我的心豁然開朗,我長笑一聲站了起來,拔出佩刀在空中虛劈一道:“從今往后,這世界的規矩將不再束縛我,從此規矩應該由我來定。招攬不了他,我們難道不能綁架、勒索、恐嚇他嗎。只求結果不講手段,這不是曹的專長嗎?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如果我們勝利,難道不能把搶劫綁架說成是劫富濟貧,打土豪分田地嗎?”

  孔義府,鄭渾陪坐在席上,等我們一客套完,他立即要求看昨我手持的德國叢林刀,手中把玩著刀,他不停的發出嘖嘖聲。橡膠制作的刀把,讓他尤其疑惑:“世上竟有如此之物,這刀把由何物制成,刀何名,何人所制?”他不停地提出疑問。

  “此刀是先師所賜,刀名叢林之虎。先師常言:刀在人在,刀失人亡”我搶先表態,開玩笑,你要看得好,想憑借孔相國的力量強行索要,那我不是偷不成失把米。

  “先師曾言,此刀是極西之地羅馬國所制,此國我大漢稱作大秦,刀把為南方海中之國渤泥所產木料所制(橡膠就是橡膠樹所產下的樹汁),先師曾游大秦,偶爾救下大秦國皇帝,得其賜長短刀各一把,這是其中的短刃。先師回國后,因年已老邁,遂隱入山中,我們四人有幸列入門下學習,先師臨終之時,將長短刃賜予在下。”

  我按照我們商量好的說法信口胡<商業三國> Www.IFuxS.CoM
上一章   商業三國   下一章 ( → )
明帝北美1776逆隋三國之宅行天光緒中華盜宋列強代理人美女一鍋烹末世裁決大明宮詞
愛撫小說網為您免費提供赤虎的小說商業三國未刪節最新章節第三章綁架鄭渾,商業三國完整版在線閱讀下載,頁面無彈窗,喜歡就與你的朋友分享吧,愛撫小說網是商業三國免費閱讀首選之站,商業三國無廣告精心整理。
快乐时时彩B盘下载